愛一個人,要像愛山川愛河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2020天天秀天天吃天天爱_2020香蕉在线观看视频_2020亚洲欧洲偷拍av

  我怎麼可以流眼淚 
  秋天的時候,黃有亮去瞭北京。唐茜心裡,像缺瞭個角。說起來,他倆的分手有些潦草。唐茜想讓黃有亮繼續讀博,黃有亮卻不聲不響地簽瞭外企。大吵一架後,3年的感情就這樣結束瞭。 
  失戀後,唐茜開始跑步。她的男神金城武,在《重慶森林》裡說過一段話:跑步可以將身體裡的水分蒸發掉,讓我不那麼容易流淚,我怎麼可以流淚?在阿美的心裡,我可是一個很酷的男人。唐茜也想做個很酷的女人。那些日子,她天天在朋友圈刷跑步成果。然而,她還是會不可遏制地想念黃有亮。比起對何冬的愛而不得,這個男人曾讓她觸摸過幸福,暢想過將來。  
  認識黃有亮的時候,唐茜喜歡的人是何冬。何冬是那種很優秀的男生,他們兩傢門對門住著,漫長的青春時光裡,唐茜的心裡眼裡,全是何冬。可是,唐茜讀大四那年,何冬拿著復旦的碩士文憑,準備飛往太平洋彼岸讀博。看到這樣的形勢,她慌慌張張地說出瞭藏在心裡好多年的那句我喜歡你。就連拒絕這件事,何冬也做得既紳士又漂亮。他以鄰傢大哥哥的語調,繞過瞭這份喜歡,一點沒讓唐茜難堪。 
  何冬出國後,唐茜常常從學校搭一小時地鐵,去復旦大學的校外吃一碗蘭州拉面。倒不是有多好吃,僅僅因為,何冬帶她去過。閨蜜說她瞎矯情,唐茜卻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儀式,來告別這場漫長的暗戀。唐茜在拉面館,遇到瞭黃有亮。 
  黃有亮長著一張方方正正的臉,大眼睛,塌鼻子,看起來憨厚可愛。面館擁擠的人群裡,唐茜幾乎沒有任何防備地坐在他對面。不記得是誰先開的口,隻不過是一碗面的工夫,唐茜被這個男生逗得笑出瞭聲。何冬走後,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過。黃有亮身上仿佛有種魔力,以至於從面館出來,他說要不要去校園走走時,唐茜毫不猶豫地跟在瞭他身後。那會兒夜色已晚,校園裡燈影綽綽,像午夜的電影。 
  每當唐茜的記憶回到這個點,心裡總有綿長美好的溫柔。他們哪裡像是第一次見面,分明就是失散後又重逢的老友。 
  之後,便常常見面。一開始,唐茜以為自己隻是需要一個人,來緩解何冬帶來的憂傷。時間一久,這個叫黃有亮的男生,便偷偷地住進瞭她的心裡,趕都趕不走。 
 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?愛情電影《Yes or No》裡說,如果你喜歡一個人,就像有千百隻蝴蝶在心中起舞。唐茜對照內心,感覺自己也許正在開始人生當中,第一場真正的戀愛。是第一場戀愛,而不是初戀。在唐茜心裡,何冬才是自己的初戀。 
  以別人為模板的男友 
  和黃有亮戀愛的3年,談得四平八穩。他是那種讓唐茜相信,會一輩子和她在一起的男生。 
  第一次帶黃有亮去見閨蜜時,唐茜特意去商場幫他買瞭一身新裝。後來,閨蜜私下裡問她,為什麼黃有亮從頭到腳,都是何冬的style?唐茜被問得噎住瞭。 
  在唐茜的計劃裡,黃有亮一定要讀個博。哪怕不出國也沒關系,讀本校也行,她喜歡的,就是這種優秀的男生。但她沒想到,在這件事上,黃有亮態度明確地拒絕,不肯做出讓步。甚至他簽的公司遠在北京,而不是上海。似乎鉚足瞭勁,要跟她撇清關系。 
  可她明明是愛他的呀,她隻是從小到大,喜歡瞭另外一個男生太久,便下意識地以為,男人就該穿那樣的衣服,做那樣的表情,有那樣的學歷。這些,讓她在與黃有亮的愛情裡,習慣以何冬為模板,企圖塑造一個全新的黃有亮。 
  我們總會再相逢 
  唐茜有過無數次想去北京找黃有亮的沖動,都被壓瞭下來,因為從分手那天起,她就抹去瞭所有有關他的聯絡方式。直到一天,QQ上彈出一則失戀展的新聞,打開網頁後,唐茜睡意全無。那則新聞配的圖片,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兩枚五分錢硬幣。上面分別印有她和黃有亮的出生年份,19871986。這是他們的愛情信物,怎麼會出現在那裡呢? 
  第二天,唐茜顧不得要和客戶簽的一個大單,一大早就按新聞上的地址去瞭失戀展。在那,她不僅見到那兩枚硬幣,還見到瞭黃有亮。黃有亮溫柔地看著她,仿佛一切勝券在握地說:就知道你會來,但沒想到這麼快。唐茜哭得更厲害,她攥著拳頭,一下下打在黃有亮身上。顧不得那麼多人在場,黃有亮將她摟進懷裡,在她耳邊輕輕地說:你現在能夠確定,愛的人是我嗎?她當然愛他,隻不過表達愛的方式,出瞭一點偏差。 
  《致青春》裡,鄭微說,愛一個人,要像愛祖國愛山川愛河流。她當時被感動哭得稀裡嘩啦。可是,和黃有亮在一起的日子,她愛他,卻總想改變他。還好,這個世界上,有緣的人,總會再相逢。